• 当前位置首页 经济形势年中看:稳外资 坚定不移扩大开放 > 优众网|比比谁的大:一场充斥雄性荷尔蒙的西洽会 >
  • 优众网|比比谁的大:一场充斥雄性荷尔蒙的西洽会


    来源:匿名   时间:2019-12-28 11:37:48





     比比谁的大,既是男人之间最无聊的游戏,也是终极游戏。“比比谁的大”,并不在于比试的过程。雄性的气势就决定了胜负。四五年前,西洽会是观察西安雄性荷尔蒙的有趣比试场。这一方面是因为数字的增长已经难以为继:如果西安四区一港两基地7个开发区以及几个区县都宣称自己实现了千亿规模的项目签约,那西洽会就不是经济增长的奇迹,而是经济数字的奇葩。
     

    优众网|比比谁的大:一场充斥雄性荷尔蒙的西洽会

    优众网,女人们的话题总是无聊透顶,比如明星、化妆品、皮包,但比女人更无聊的是男人,因为他们还要谈政治。中国的左中右早已经是一团浆糊,左派也罢,右派也罢,不少人似右实左,更有不少人似左实则更左,大体说来,左右分明只能忽悠脑子不够用的道德人士,而在更上一个档次的我的朋友之中,政见上的混杂争执总是难免的。

    比比谁的大,既是男人之间最无聊的游戏,也是终极游戏。我的一位朋友春风叔就特热衷于此道。在政见争执难以调和,谁也不能说服谁的时候,春风叔总是会祭出终极武器,他说:比比谁的大。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论战对手,蓝蓝,就会报以羞赧的神色。上一刻还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论争,瞬间也就胜负分明了。政治是男人的游戏,政见的分歧最终也要通过男人的方式来解决。“比比谁的大”,并不在于比试的过程。毕竟都是体面人,谁也不会拿出来比个高下。雄性的气势就决定了胜负。

    四五年前,西洽会是观察西安雄性荷尔蒙的有趣比试场。

    我还记得西安 gdp刚刚突破4000已的2012年,就已经有几个区(开发区)在西洽会上宣布他们的项目签约金额达到了千亿规模,报纸上一个接一个的整版广告(上面全是那些胜利消息)让读者震惊、激动、感慨莫名。那些消息的签约金额之巨大,前景之美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它们会变成现实。

    当然,它们也的确没有变成现实。很多项目出现在现实世界的唯一痕迹就是那些报纸广告,以及在一个叫什么西安的论坛上不断的引起激情四射的畅想和讨论。

    关于广告,马克思在 《评奥格斯堡〈总汇报〉第335号 和第336号论普鲁士等级委员会的文章》一文中说:

    “任何报纸广告都是智力的表现。但是,谁会因此说广告就代表出版物呢?土地不会说话,会说话的只是土地占有者。因此,土地必须以智力的形式出现,才能表达自己的要求;愿望、利益本身是不会说话的,会说话的只是人。”

    这也就是说,西洽会上那些“我很大”的签约金额宣示,无非是参与者的智力形式。

    马克思这段话的另一层含义是,广告的本质与真实性无关,其本质,是愿望和利益的表达。而具体到西洽会期间这些想象力超拔的广告,它诞生于你追我赶、你大我比你更大的竞争,这种竞争存在于区、县、开发区的各个层面,而西洽会和报纸是最直观的比试场(可参考周黎安教授对官员政绩锦标赛的相关论述,在此不再详述)。

    “我很大”只是细节、片段,若干“我很大”组合而成的“比比谁的大”图景,才是真实逻辑。短短几年中,西洽会上各区县的签约数字从几十亿到一两百亿,500亿,800亿,2012年曲江新区宣布它的项目签约金额超过了1000亿,紧接着,一两年后,连临潼区都宣布它完成了超过千亿的项目签约,这些数字在挑战报纸标题长度的同时,也在挑战着人们的想象力。

    这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疲惫。确定恰当的数字并不轻松,对于西安这样gdp在过去几年中维持在三四千亿规模的城市来说,如果哪一个区县敢说自己签下了两千亿的项目,那它就不可能是雄性的胜利者,它只会成为失心疯一样的笑柄。合理的想象是重要原则,但自己的想象是否合理,往往又要取决于竞争对手的想象。这就使人陷入了互相揣测的怪圈,使人熬夜,使人伤神。

    但从去年开始,比试的氛围开始淡化了,大量的签约数字不再增长甚至快速缩水。这一方面是因为数字的增长已经难以为继:如果西安四区一港两基地7个开发区以及几个区县都宣称自己实现了千亿规模的项目签约,那西洽会就不是经济增长的奇迹,而是经济数字的奇葩。

    而数字缩水的重要原因据说是因为签约项目被纳入了各区县的目标责任考核,当浪漫回归生活,我们就看到了更为现实的数字,比方说,2015年的西洽会,曲江新区宣布完成了210亿元的重大项目签约,只相当于2012年1131亿这个数字的五分之一。

    最后让我们说远一点,严肃起来。西洽会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末,最早几届的西洽会,是以促进中西部商品贸易为主要目的,与广交会相似。当时的西洽会以商品展示为主,通过这些商品的集中展示、洽谈,促进了地区间的贸易。

    到本世纪初,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提出,西洽会转向以投资洽谈为主,其主要目的是促成资本在中西部地区间的流动,特别是东部的资本向西部地区流动,实现区域协调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省份的加入,西洽会的规模越来越大。

    与商品贸易相比,投资带来的资本流动,是更高层次的合作,也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其他成本——比如说,通过对商品质量和价格的比较,人们很容易做出交易的决策,但对在西部地区投资一间工厂、兴建一家酒店甚至景区,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实地商务考察、投资分析。

    这就意味着,那些动辄数十亿上百亿元的项目投资,是不太可能通过一次为期几天的集中会议上实现沟通、洽谈,进而实现项目签约的。资本不可能如此轻率,这几乎是一个常识。

    换句话说,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西洽会的意义并不是能够有一个场合可以与投资者洽谈以促进合作,而是有一个场合可以展示成果——也就是政绩。至于政绩数字有时候看起来不怎么合理,那也是很合理的。

    根本的问题在于,信息、资本、人群往来交流的逻辑在过去十几年中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要实现促进资本流动的目的,西洽会(今年已经改名为丝博会)的形式、内容、观念,都需要应时而变,才能为地区合作提供价值,才能不至于使参与者感觉是在走过场。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数字是否注水又有何紧要?

    今天,我们期待能在丝博会上看到有意义的变化。

    作者:肉上师

    微信:zhenguanclub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新闻

    热点推荐

    最新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peterreber.com 玉什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